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24期

image
2021年8月24日 平凉·崆峒山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封面故事:栖云寺老尼

已经周四半夜十二点了,我这周的分享还一个字没写,准备水一篇。

我前几天休了年假,这周大部分时间在路上,坐火车的时候翻过几篇小说,其余的时间都在订票、订酒店、看风景、吃饭、睡觉。

周二这天我去了崆峒山。崆峒山在甘肃省平凉市,一个没有高铁和机场的地方,所以我坐了绿皮车,咣咣当当到了那里。

或许是因为疫情,又加上缺少高铁和航班,附近景点也少,崆峒山是一个相对冷门的5A景区。虽作为“道教第一山”,但现在道教日渐没落,多数人偏向于拜佛,以为道教都是些忽悠人的占卜术士,崆峒山同样,被佛家占去大半,如今佛寺香火惨淡,更别提道观了。

不因僧来方称寺,但有性现便成佛。

这是本篇封面图栖云寺的楹联。

崆峒山半山的平地称为“中台”,是一个主景区,再往上一级的平台是皇城,山顶是香山。在半山的中台,向四方延伸有几处至断崖的尽处,分别有东台、北台、西台、南台,每一处都可以登临俯瞰,且都有佛寺或亭阁。这几处东台最胜,略有几个行人。栖云寺位于西台,较为偏僻,且只有“栖云”一小寺,游人鲜至。

我时间充裕,把没有游客的地方也都走遍,径至西台,见楹联上下呼应,特别合乎佛家“心即是佛”的观念,但是上句“不因僧来方称寺”似乎是唯物论的,有违佛教讲的“缘起性空”(一切因姻缘而生,没有事物是独立存在的),却又呼应了那句“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这句对联也让我想起大学时老师给我们讲,佛就是觉悟了的众生,众生都是尚未觉悟的佛。拾起与放下皆在一念之间。

image

栖云寺内门半掩,我推门进去,一个老尼坐在内堂屋里正在吃饭。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她举着手中僧钵,问我吃过饭没。我也走得累了,很自觉地找了个板凳坐下跟她聊天。她讲平凉方言,我听着很费劲,一开始我以为她要我帮她充话费,让我去殿外窗台上找电话号码。我在窗台上寻摸半天,看到一个破旧的纸盒,纸盒里放着一个封面是“小王子”的小本子,外皮已经和内芯脱离,小本子下面有几张照片,我只看到最上面一张,猜测是哪里来的信众居士与她的合影。

image

那个小本子是她的电话薄,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些名字和号码,还有一篇“解结咒”。这我才明白,她是要我帮她拨打电话。她并不识字,也不会拨电话号码,仅能识得几个数字。于是她很吃力地将小本子翻了又翻,找出号码后与我确认名字。我帮她输入号码拨打出去,对方响铃时她口中不断地念“阿弥陀佛”。遗憾的是几个电话对方都没有接,也不知道她打电话是想例行问候,还是有事相托。最后她只得将封面是小王子的小本子放好,把破纸盒四角已经没有粘合力的透明胶带捏了捏,试图整理好那些残损,然后将纸盒收好。

老奶奶讲她39岁在五台山出家,如今已经72了,在这栖云寺里居住了30多年,腿脚不好也不能下山。这个寺里只有她一个人,那应该算是栖云寺“住持”。年事已高,虽坐拥山间美景,但无人照料,自己只能猫着腰扫院子。前日她包了饺子晾在院子,被山里的大老鼠吃个精光。她还提到粘鼠板,说老鼠也是生命,但她一口方言,我也没弄清楚她是在说因老鼠是生命她作为僧人不能杀生,还是说放粘鼠板会让香客们觉得寺庙中有杀生之物不合适,我猜大概是后者。

她还让我推开寺院的后门去看风景,我循着她说的,推开一道铁门,后面是崆峒山险峻的通天桥,通向对岸石崖的天台寺。

image

image
通天桥及天台寺(此图来自网络)

我本计划去通天桥,但是老太太说通天桥景点已经封闭,在维修,便觉可惜。我起身临走时,老太太也缓缓挪动身子,猫着腰,来翻晒她晾晒在院子里的香,看到这稀稀落落的香,我不禁想起北京雍和宫焚香时满院萦绕的烟雾,想起无锡灵山大寺络绎的香客,此情此景,同是伽蓝中人,生活也各有迥异。

image

如果你有机会去到崆峒山,希望大家到西台栖云寺看看这位老奶奶,可以给她准备一个耐用的笔记本,替她将那些名字和电话抄写到新本子上,让她找起来方便,但是旧本子千万别扔了,因为她不识字,新抄的不一定能找到,也能顺便抄写一遍那上面“解结咒”。或许也可以送她一个收音机什么的令其消遣,实在不济,坐下陪她聊会天儿。毕竟,老奶奶也是一个在此修行30多年却依然有俗世痛苦之人。

老奶奶曾问我要不要念一遍解结咒给我,我拒绝了,说我不信这些。我想,世间的结靠着自己内心去解,“执迷”或“有惑”,要依赖不断地认知和学习,单单一篇“解结咒”哪里够啊。

定融师父

我去景区一般会背着相机,就有人会请我帮拍照,他们总以为我一定很专业。定融师父当时带他朋友登山,让我帮他们合影。恰遇天台寺住持,定融师父与他打招呼。我问天台寺不是正在维修吗?定融师父说他可以带我过去,只要帮他们合照就好。

于是我与他们同行,一起前往通天桥。据说通天桥之前掉落山石,为了安全起见,景区管委会已经将其封锁。定融师父猜说可能是野猪踢落了石头,并且一路指认野猪刨过的痕迹。

定融师父四十多岁模样,出家三年,寺庙在广东梅州,即便不是面对镜头,也总感觉是面带笑容,身着僧衣,是个大汉形象,却带着一股和善和大度,有些东北口音,说话却温婉儒雅。我给他们拍照时喊123,他们口中必念南无阿弥陀佛。

这里想起一个小插曲,有时也有歪果仁让我拍照,有欧美人,也有日本人。我们拍照的时候都说123,给他们拍照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每次都喊one、two、three,也不晓得会不会闹笑话。

我晚上半夜坐车去固原,定融师父听说,几经叮咛,让我一个人注意安全,并邀我到广东。我也希望有生之年能再听赐教。萍水相逢,陌生或熟悉,都是人间缘分。

image

往期分享

image

插播一个征婚广告~~

也是受朋友之托。

>_<

女,运营妹,23岁,未婚,身高167cm,体重48KG,山东青岛。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9720401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

青岛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一直没有合适的男朋友。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