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22期

image
2017年12月25日 迪拜·阿法迪历史街区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句子

凌晨四点钟醒来,我看见海棠花未眠。
夜なかの四時に目がさめた。海棠の花は眠っていなかった。
——川端康成

句子

我们就像棋子,能够走的步数是有限的。我们最终可能会被打败,可正是这些限制构成了我们自己,构成了象棋本身。
——伊壁鸠鲁

你们有没有这种经历?第一次爸爸教你下棋的时候,你很菜,你希望你的卒可以随便走,你的车可以拐弯,你的帅和仕可以走出大本营,你的象可以不局限于走田字,你的马可以不被绊脚……这样你赢得你爸爸就会更容易。但是这样就不是下棋,象棋有它的规则,你不能随心所欲。

我们平生付出的努力,就是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赢得一场比赛,跳出棋盘中的一方,你就会发现,总会有人输。

无题

几则故事,将真名隐去,欢迎大家对号入座。

小李的火锅店要开张,缺一张海报。小李立马想到自己的好朋友小张是个很有经验的设计师,于是开口请小张给做一张海报,并且和小张说:“简简单单一弄就行,别耽误你太多时间。”

小李也知道,设计是人家的饭碗,虽然是好朋友也不能白嫖,就像朋友来店里吃饭,打个折可以,但不能白吃吧?自己开店租金原料是成本,小张做设计时间也是成本。所以小李跟小张说,该收费收费,按照市场价结钱。

小张听到好朋友小李说按市场价结钱,心里一阵暖意,但是以他对小李的理解,小李可能想象不到自己的设计费有多贵,所以自己也根本没打算收朋友钱。其实小张觉得小李如果想随随便便做一张海报,还不如去淘宝或者打印店找人拼拼凑凑做一个。而且作为设计师,他深知客户审美的差异,如果自己花心思做出来的海报,自己的好朋友又不喜欢,到头来自己反遭埋怨。

最后,小张把海报做完交给了小李,小李连说谢谢,但是也没说好,也没说哪儿不好,可能他真的觉得,有那么个东西就行了。等到店铺开张,顾客盈门,就有许多顾客对海报指指点点。后来传到小李耳朵里,他看了看海报,果然越看越不喜欢,就干脆收了起来。

其实小李也有想过,直接上淘宝花点钱搞定,但是小张就是做设计的,自己宁愿花钱也不去麻烦他,怕小张多想。现在想想,小张也根本不能把自己这点活放在心上,毕竟人家都是做高端设计的,料定小张没有给自己用心好好做,当初还不如花点钱。

小王一时手头紧,跟自己还算熟悉的朋友小刘借钱,说借三千,三天就还。

小刘其实没有想到小王会跟自己借钱,感觉小王是个挺靠谱的人,而且救人救急,三千块钱也不算多,痛痛快快就借了。

三个月过去了,小王也没说要还钱。在这三个月里,小刘几次想张口问一问,但是又怕失了自己的面子,为了三千块钱穷追猛堵也不至于,又或许小王确实困难,又或许……小王不会忘了吧?

等到半年,小刘憋不住问了问,小王一拍大腿,连连道歉,但是说一下拿不出来,说等他三天,从基金里面提点,到账就给。

三天之后,还是没有动静。小刘就“随口”又问了一句。

小王本打算从基金挪点钱出来还给小刘,但是转头就被别的事耽误了,忘了这事。小刘这又一催,自己好不舒服。

过了几天,小王微信转给小刘三千块,说兄弟,清了啊。然后以好朋友的身份很委婉的告诉小刘说做人别太计较,什么事情别太放在心上,如此如此,上了一课。

小刘看着手机,愣在了那里。

小明打算给爸爸换个手机,新的太贵就打算买个二手的。在闲鱼搜了搜,锁定了一款,二手价普遍在1300左右,1000块的成色差一点,1500能买个99新了。

小华听说小明要买二手手机,正好自己手里有这款,就是屏幕有点坏了,但是触控也完全没问题。小华平时很在意东西,对用过的旧物也很怜惜。这个手机闲着也没用,不如卖给朋友小明,少收点钱,对二人来说两全其美。

小明觉得小华靠谱,正好有这个机会,也省去了在闲鱼上被骗的风险。小华跟小明交代,手机屏幕有点坏了,但是能凑合用,价格上只收700块,一来屏幕有缺陷,二来都是旧相识,意思一下就行了。小明寻思坏点就坏点,只要凑合能用就行了,700块相当够义气了。于是小明立马给小华打了钱,等小华把手机快递过来。

小明收到手机一开机,发现这个屏幕何止是“有点坏了”,确实“凑合能用”,但是也太“凑合”,屏幕几乎是废的,根本没法给爸爸用,寻思要不就拿去修修换个屏幕。

上网一查,小明发现换个屏幕要900,这一下就相当于花1600买了个二手,还不如1500买个嘎嘎新的。接着小明又查了查,闲鱼上这种症状的手机至多500块,想想自己掏给小华的700,越想越不舒服,就去找小华埋怨。

小明没说小华是怎么说的,但是后来小红说,小华跟他抱怨小明这人不咋地,我一个挺好的手机给他,也跟他说屏幕坏了,出价也很低,他好像还不领情。

无题

我们常常和宠物“对话”,最近我同事的猫寄宿在我家,和我的猫闹得不可开交,我一遍又一遍的指着它的小脑袋说,你能不能老实点儿。

它听不懂的,对吧?

我们还常常跟死去的人“对话”,问问他在“那边”还好吗,跟他唠叨唠叨最近发生的不如意,分享一下生活里小小的喜怒哀乐,嘱咐他不要牵挂。

他听不到的,对吧?

既然对方根本不能理解或者无法接收到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有时我们还会不知疲倦地跟对方说话呢。我们所说的那些话,事实上都是在说给自己吧。

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和现实中的人对话,当然,我们能说的可就多了,那些天上地下、人间八卦……我们很自信地认为,对方可以明确地接收、准确的理解。所以我们也总是输出一些我们自己觉得正确的、应该的观点,或者一些存疑的、不确定的观点来等待对方的认同。当我们建议对方应该如何做的时候,我们是真的希望他按照我们说的去做、变成我们观点的执行工具吗?当我们想找人替自己做一个抉择的时候,是真的自己无法做出取舍吗?

我们很多时候误以为,对方“听到了”我们的话,就是将我们的话溶解到了他的灵魂里面(我们排除那些明显对方不接受的)。如果一个人很容易就被你的话改变想法,那也很容易被其他人改变想法。而当你奉劝他不要做一个“墙头草”之后,他是不是能认同你的建议就不做“墙头草”?如果他不再做墙头草那岂不是就是“倒”向了你刚刚的话?

我们说“语言可以杀人”,但语言更像一阵风,吹过无痕。那些年别人苦口婆心对你说的话,妈妈让你好好学习上清华,医生劝你好好锻炼戒烟酒,你都照做了吗。

我们总觉得跟宠物、死人说话是无效的,跟现实的人说话就一定是有效的。

无题

LCY给他的猫买了一个粉色的猫砂盆,他觉得他的猫喜欢粉色。我说那是你喜欢吧?

他说不,他确定自己不喜欢粉色,但是他还是买了粉色,因为“他以为”猫喜欢粉色。

猫真正喜欢什么颜色,谁又会知道呢。

LCY给他二爷爷上坟,买了一瓶高粱酒。对,和猫喜好什么不一样,LCY确认他二爷爷喜欢高粱酒。

可是对于一个死人,他哪里能知道你买了他喜欢的高粱酒。

LCY的那个粉色猫砂盆,是买给自己“自以为”的观点的。LCY的那一瓶高粱酒,是买给自己对二爷爷的怀念的。

包括我们在生活中做的所有事,哪一件不是做给自己的呢?

我和猫说话它不懂,和死人说话他不懂,不只是我们做的所有事,那些我们说的所有话,不都是为了买自己一个心安理得吗?

软件应用及资源

ZygoteBody

3D探索人体结构。

GN

一个价格比较亲民的微屁恩服务,每月20G只要1.5美元,支持支付宝,如果临时用一下,还有0.2美元的3G包。

往期分享

image

插播一个征婚广告~~

也是受朋友之托。

>_<

女,运营妹,23岁,未婚,身高167cm,体重48KG,山东青岛。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9720401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

青岛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一直没有合适的男朋友。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