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90期

image
本期封面来自新浪微博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PL

周三晚上我梦见了PL,我已经快20年没见过他了。

2000年,我还在念初中。初中最后一年重新分班,我和PL坐了同桌。

在分班前,我就知道这个风云人物PL,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过几次,是那种学校里外所有坏孩子都会给他几分薄面的“带头大哥”。做了同桌之后,我们居然发现彼此额外投缘,立马就成了好朋友。

PL比我聪明,也比我更调皮,经常搞出一些“调皮捣蛋”的事来。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俩在大家午睡的时间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吃草莓,那袋草莓是PL刚刚翻墙出去在大集上买的,比起现在水果店精美包装盒里颗粒分明的草莓差远了,个头不大,长得歪歪扭扭的,有的甚至还是青白色的,那却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草莓。

我现在很难理解那次和他吃草莓的经历,因为翻墙出去这件事我没有参与,那时候也没有手机,我完全记不起来为什么我能和他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操场上。

如果我是不想午休自己跑去瞎溜达碰巧遇到他,那我俩还真是臭味相投了;如果是当时他偷偷地买了草莓叫我出去一起吃,那他还真是个棒呆的小伙计。

PL因为太调皮被开除了几次,但因为他学习成绩“还算不错”,几次三番又回到学校。有一次他回来的时候,异常兴奋地对我讲了他的“大发现”。

他说他在家无聊按计算器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妙的规律,然后拿计算器给我演示,在他一通演说之后,让我知道了他的数字除法计算之后,出现了一串有规律的循环小数。他当时很激动,说这可能是数学史上的重大发现。十几年后,我知道那是“跑马灯数”。

有一阵子学校里面闹贼,很多同学放在桌洞里面的零钱都被偷了。那时候的我满身正气,就和PL说,今晚放学我们别走,躲在教室抓贼吧。我一说抓贼,他立马就答应了。后来他跟我说,他那天没想真要抓什么贼,只是觉得放学不走躲在教室里很好玩。

那天下了晚自习,我俩就偷偷留了下来,在教室的一角拼了几个板凳当床睡。我那时候兴奋得一点也不困,看到他躺在那里好像真的要睡在这,我好像还有丁点儿失望。

后来我们真的听见了响声,像是有人在推隔壁教室的门。我们教室的门都是那种可以用电话卡别开的锁,而且年久失修没人重视,很容易就开了。

虽然我记不太清了,但是就凭我的胆子那时候肯定是怕得双腿发抖的。PL看起来一点也不怵,让我先留在这,自己去隔壁教室抓了一个现形。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的神情,像极了在说:“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抓到小偷的时候,我是有一点失落的。因为这个“小偷”是隔壁班我们一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学,并不是什么江洋大盗。那个同学虽然平时也是吊儿郎当的,但是没想到他会是那个我们念叨了很久的小偷。

PL对我说,你在走廊里站一会儿,我去跟他谈谈。我在走廊里无聊地踱了好久,PL一个人出来了。他出来后问我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说我们是做个好人还是坏人?我的当时的回复也充满了哲理:怎么才算好人,怎么才算坏人呢?

他说的好人,就是我们把捉到的同学曝光,交到学校,打击这种恶劣行径,让正义得到伸张。而做个坏人,就是警告一下那个同学,以后别再偷了,然后我们也不会说出去。因为一旦曝了光,那个同学的前程也就完了。

那是我第一次被问到,是要做个好人还是坏人。这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以至于那夜里我们还说了些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在那天教学楼窗口北望的灯火里,我想到了很多事情,但是那时的我不会想到,他这句话让我记了这么些年,不会想到20年后我会在一个遥远的城市里梦到他。

第二天,前一天的记忆就被删掉了,PL应该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师,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说出那个同学的名字,反正再也没有人提起过这件事情。我估计当时很多同学的记忆里,可能压根就没有发生过这一帕。

这天晚上我梦到他,我们好似在路上擦肩而过,我一下子认出了他,他还是20年前我记忆里的模样,是17岁的模样,但在梦里他是现今36岁的我的兄长。我叫住了他,他用惊异的眼神一看我,我就开始哭了。

从梦里哭醒之后,我决定天亮之后一定去联系他,告诉他我梦见了他的17岁,告诉他这20年我时常会想起他。

其实,我也完全分不清我是在想念他还是在想念我十四五岁的时光,或者想念他那天中午买的草莓。

我并没有联系他,失联近20年,QQ里已经找不到他的名字。20年前,我们都没有手机,却能在操场上相遇,没想到20年后在一个通讯这么发达的时代里,还能和一个人丢了联系。

新闻

无题

这段时间太热闹了,热闹到我如果再不写每周分享,就感觉对不住我活在世上。

我们已经完全走上了 unnormal 的轨道。我们的生活不再有计划,日程越来越难以安排。

酝酿已久的情绪从悄声低语变成高声呐喊,有人表态说坚决不给国家添麻烦。有些人,一不穿大白上抗疫前线,二不穿军装上战场杀敌,天天就知道喊着起哄。

理性的冷眼观之自然是安全的。我之前觉得鲁迅的伟大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特定时期被一方推捧起来的笔杆子,现在看看,他骂得还不够狠。

我们尽可嘲笑像阿Q先生那样的革命者,像未庄的群众一样,在酒店里、茶馆里、庙檐下,或者朋友圈里,打探着阿Q发达了又被砍头了的故事。

无题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对逝者最好的纪念,就是一往如旧的生活。

科普和冷知识

义乌

最近出差义乌,义乌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孝子的传说。

据说有个小伙子和年迈的父亲相依为命,住在山洞里。因为夏天洞里蚊子多,他就每天让父亲先在洞外乘凉,自己躺着洞里先把蚊子喂饱了,再让父亲进来。这件事感动了乌鸦,就帮他把蚊子吃掉。后来父子先后离世,他的乌鸦朋友们衔泥而来,将他安葬。这些乌鸦过于努力,衔来的泥土都含着血丝,于是就有了义乌的古名“乌伤”。

二十四孝上有“恣蚊饱血”的故事,不过主人公是南昌的。不知道是义乌人借鉴了二十四孝,还是二十四孝借鉴了义乌的故事。

在义乌有两个跟地名有关的关键字“稠”和“婺”。

义乌以前属稠州,稠州因稠山得名,稠山现在叫德胜岩,是义乌近郊的主要景区之一。现在义乌有稠城区,还有稠州银行,很多地方可以见到带有“稠”字的招牌。

“婺”这个字我首先想到江西的油菜花胜地婺源。婺源想必是婺水之源,翻看资料才发现此婺非彼婺。婺源是古婺水之源,如今已经没有婺水只有地名了。

义乌主要的河流东阳江来自东边的城市东阳,义乌人前几年将这条河的义乌段命名为义乌江。义乌江往西与南来的武义江在金华合流,成为婺江,也叫金华江,继续西行至兰溪,与衢江合流成为兰江,往北汇入新安江,称富春江,东下钱塘入海。从新安江到钱塘,湾流曲折,古称浙江,是为浙江省的名字来由。

婺江是金华的主要河流,现在金华有婺城区。据说“金华”这个名字来源于“金星与婺女争华”,金星、婺女都是天上星宿,这个说法解释了“金华”与“婺”的关系,不过亦有穿凿附会之嫌。

让我感到好奇的是,江西婺源与金华之“婺”虽相隔不远,但并无牵连,为何这两个地方都不约而同的用了这个较为复杂的字“婺”,是否有何渊源呢?

长文章推荐

这两天小区发生的事。

同一个北京,同一个小区。

□□30□□:“寒冬”□□□□□最□□的三天

本期封面来自新浪微博

image

image

往期分享

image

领支付宝红包:打开支付宝搜索 726845401

领饿了么红包:0fυィ直文本 e:/$XGzEgR8$~.👉饿了么App👈【快來領外賣紅包,最高20元,人人都有哦~】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 2 } Comments

  1. 南北去如归 | 2022-12-03 at 15:54 | Permalink

    和博主年纪差不多,看到第一部分也勾起我许多少年回忆。

    确实也没必要刻意联系,即使再相见,大概率也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了。

  2. mukti | 2022-12-08 at 21:57 | Permalink

    确实如此,多年不见之后已经有了很多隔阂,而且双方彼此心境也不一样。后来我有打听到联系方式,只是简单寒暄了几句,但是非常开心。因为本来也没有期望什么,联系一下表示有记着他就足够了。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