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87期

image
2022年11月9日 北京·管控中王美丽探监送我的花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悉达多

王美丽拿给我一本赫尔曼·黑塞的小说《悉达多》。我发现不同的译本差异很大,像是读两本不同的书。我刚刚看了一小部分,摘录不同的译本如下:

在房舍的阴影中,在阳光照耀下的河岸上,在停泊于岸边的小船旁,在柳树林和无花果树的浓荫里,悉达多,英俊的婆罗门之子,与他的朋友侨文达一同长大。
——杨玉功 译本

悉达多,俊美的婆罗门之子,年轻的鹰隼,在屋舍阴凉处,在河岸船旁的阳光中,在婆罗双林和无花果树的浓荫里,与他的好友,同为婆罗门之子的乔文达一道长大。
——姜乙 译本

芒果林中,当他在母亲的歌声中嬉戏,当他聆听自己父亲的教诲,树影掠过他明亮的眼眸。
——杨玉功 译本

芒果林的树影,在孩童嬉戏间,在母亲的歌声里,在智慧父亲的教诲中,在至高无上的牲礼上,潜入他的黑眸。
——姜乙 译本

他的躯干和两颊日渐消瘦,他那因瘦削而变大的眼睛中闪耀着灼热的幻梦,干枯的手指生出长长的指甲,下颌上也冒出了短硬干燥的胡须。
——杨玉功 译本

他的身躯和面颊日渐消瘦,因消瘦而变大的双眼中闪烁着热烈的幻梦。他枯瘦的手指长出长指甲,下巴生出干枯蓬乱的胡须。
——姜乙 译本

遇见女人时,他的目光变得冰冷;经过市镇时,看到衣着华贵的人们,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轻蔑。他看到商人在经商,王孙们在行猎,送葬者哀悼他们的死者,医生治疗他们的病人,妓女在卖身,恋人在做爱,祭司在决定播种的季节,母亲在抚慰他们的孩子——
——杨玉功版本

他遇见女人时目光冷淡,遇见城中穿着华美之人,嘴角流露出轻蔑。他见到商贩经商,君侯外出狩猎,服丧者哀嚎,娼妓出卖色相,医生救治病人,祭司定夺播种之日,情侣们相互爱抚,母亲们哺乳——
——姜乙 译本

老残游记

大概六月开始,我开始听喜马拉雅上“有声文学频道”的《老残游记》入睡,每次听几句就睡着了,半年过去终于听完了。

在续集中,作者记述老残与好友德慧生及夫人登泰山,在泰山斗姥宫中遇到一位修行的奇女子逸云。

斗姥宫虽然是修行之所,但是地处红尘,常为登山豪绅提供饭食,宫中女子也都是蓄发待客,如果年纪大了还没有栖身之所,便会剃去青丝,在宫中继续逗留。

逸云与德慧生夫人分享了她曾与任三爷的一段感情瓜葛,用了大段文字,虽然是借逸云口吻陈说,但更是她爱一个人的心理活动描写,十分生动,我觉得此处是本书的妙笔。

作者也借主人公的游历做了一波价值观输出,尤其是对于妓女的态度上。老残自己就赎身了一个因黄河水灾而家破,后不得不倚靠老鸨子以卖身为生的小妓。

在书的末尾部分,老残还游历了阴曹地府,说阳间的妓女都是前世做了孽,今生来赎罪的。若是阳间妇女的丈夫去寻花问柳,妻子不以德感化,反而对妓女恶语相向,到了阴间就会沦为阴间官妓,以抵消她的辱骂之罪。如今这听来虽有些可笑,但在其成书年代,也不免负有愚民开化之功劳。

无题

这周,小区叕被封了。上周日说封3天,周一说被市里接管了再加5天到周六。问居委会,说周六能不能解封也不知道,等上面通知。

上回也是如此,开始说封10天,几天之后延期,最后封了21天。

这件事我已经麻了,总之一句话,不要选安贞,这个街道不行。

image

小区邻居拍的横幅,第二天就不在了,不知道是被撤掉了,还是被哪个楼老太太扯回家缝被面了。

我最近看各个App的评论,比起之前,变化非常明显。小粉红们都不见了,不知道是因为他们不发工资了,还是以前的小粉们也在无奈之下做了墙头草。

我看了一下疫情的数据,近日大陆新增出现了四月份上海疫情以来的新高,姑且不说数据是否保守,这次的特点是“遍地开花”。

image

另外我还看了累计确诊的数据,可以看出大量的病例是在今年春季以后出现的。

image

目前全球已经有6亿多人感染过新冠,感染率约8%,大陆感染率约6%。

咱只说数据,不做评论。

新闻

错过女儿成人礼的刘红英

科普和冷知识

苦甲水

我在同事桌上看到一种叫“苦甲水”的东西,涂在小孩子手指上,以防小孩子爱吃手。我也是长见识了。

image

哦对了,今天还是双十一。双十一的疯狂,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几十亿人已经见证了新法老塞西带领队伍越过了山顶。

往期分享

image

领支付宝红包:打开支付宝搜索 726845401

领饿了么红包:0fυィ直文本 e:/$XGzEgR8$~.👉饿了么App👈【快來領外賣紅包,最高20元,人人都有哦~】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