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74期

image
2022年8月6日 北京·捡回了的流浪猫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无题

我相信大家一定有过这种经历,你阐述了一个你的观点或者建议,然后有人说出了一个观点否定你,当你再次对自己的观点斟酌之后,还是觉得自己的看法是对的。

人在多数时候,所说的对不对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得到大家认可,尤其是在工作当中。

这件事很可怕,当你处在一个环境当中,很容易因为集体价值观放弃真理。当然它的反方向也很可怕:你认为自己所坚持的真理其实是错的,却始终不愿意把自己的立场扭向大多数。

冲突产生时,并没有标准告诉你应该坚持自我还是屈从于大众,因为大多数的人认为对的也并不一定就是真理。有些人逆流而行坚持自己的立场取得了成功,有些人服从于多数人及时扭转自己的方向取得了成功,不管哪种决策都没有对错之分。我奇怪的一点只是,人世间多数道理都是让一个人服从于大多数,比如“听人劝吃饱饭”、“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但是多数流传下来的成功故事都是在歌颂坚持自我,比如坚持日心说的哥白尼,比如你常常在公众号上看到的那些励志故事。

布利斯的小老弟

从小到大,我也经历过一些价值观的改变。

年轻的时候来北京,发现养狗的人很多,我经常会大马路上遇到大妈和自己宠物一本正经地对话。当时的我觉得跟一只狗说话——真的好煞笔啊。

后来我领养了布利斯,朋友说想跟它快速亲近,就要时常跟它说说话。我一开始也觉得怪怪的,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会时不时挠着它的脖子告诉它说,布利斯宝宝,你是世界上最可爱宝宝。

我也成了一个好煞笔的人,我甚至给一只猫注册了社交账号,还装成一只猫发状态!

image

布利斯是一只跟人特别生的猫,它的前主人说养了它三年还抱不到它。我养了它之后也非常“坎坷”,它在床底下躲了8个月之后,我才在它用膳的时候第一次摸到它。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甚至现在,我靠近它的时候,它都会非常警惕。

我是个可怜的主人,又或许布利斯是一只可怜的猫猫。我希望布利斯能粘着我,我甚至有几次梦到它让我搂住它睡觉。从猫的角度看,我不希望布利斯在它的世界里感受到的是威胁和恐惧,希望它和我一样,觉得这个世界是明媚温柔的。

我同时也感谢布利斯这种不易亲近的性格,这让我有了更加丰富的情感,有了更多内心戏和思考。如果它一开始就是一只粘人的普普通通的小猫,我或许就不会这么爱它。

上周六晚上遛弯的时候,我在马路边捡回了一只小暹罗。这真是一只粘人的小妖精!刚捡回来的当晚,它就不断地来跟我贴贴,夜里依偎在我怀里睡觉。这让从布利斯那里没有得到“猫爱”的我异常开心,甚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我之所以把它抱回家,不只是因为它可爱,更是想帮它找到主人,或者说帮主人找到它。因为我不敢想我失去了布利斯会是多么难过,小暹罗的主人一定非常难过。

到现在一周快要过去了,我也没能替小暹罗找到主人。希望主人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这样他就不至于太伤心。

接下来可能要给小暹罗找一个新主人了,虽然我很喜欢它,但我还是担心布利斯不愿意有一只小老弟来闹它,当然这只是我觉得,也可能布利斯内心也喜欢这个小老弟,但表面看来它不咋喜欢。

我相信新主人一定会好好爱它,不过话又说话来,动物和人应该一样,你对它好,它也不一定活得开心。人类能做到的只是好好照顾这些小朋友,至于它自己能不能在新主人那里过得开心,就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image
image

往期分享

image

领支付宝红包:打开支付宝搜索 726845401

领饿了么红包:0fυィ直文本 e:/$XGzEgR8$~.👉饿了么App👈【快來領外賣紅包,最高20元,人人都有哦~】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