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68期

image
2015年9月4日 北京·景山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无题

有一次我梦见曾经喜欢过的人,我在梦里送她回家。我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不知道我们还要并肩走多久,但从一开始,我就一直担心我们会在她家楼下分别。这好像是我最后一次送她回家,接下来就将是我们的永别了。

可是,这只是一个梦啊,现实里我们早已经永别了呀。

醒来后我觉得恍惚,去冰箱里取了一个我最爱的菠萝。我对菠萝疯狂地迷恋,以至于我切菠萝的动作都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4月,天气转暖的北京街头的水果店里才刚刚出现了菠萝的身影,我就开始祈祷菠萝的季节能够晚一点过去。后来我已经实现了吃菠萝自由,已经不会像从前那么垂涎菠萝了,市场上菠萝的售卖周期也变得更长,但是我依旧担心,菠萝的季节就要过去了。

无题

我妹妹今年高考,这周填报志愿。她差不多是985擦边的成绩,优先志愿却选择了一个二本学校的公费师范生(毕业包分配,毕业后六年合约期从事小学教育)。

我并不敢说二本不好(那样我不就陷入到主流社会的偏见中去了吗?)。世上本来就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告诉你清北是中国最好的学校,一种是某个北大毕业生可能可能还不如某一个北语毕业生。

你妈妈给了你一杯买喜茶的钱,你去买了一杯蜜雪冰城。我身边的朋友都极不赞同去报这个“公费师范生”,但是我不能以我的价值观去要求他人。

不论我妹妹做了什么选择,我都希望她是对的。我不需要她用四年后的后悔来证明我当下的建议更为“正确”。

中国本科录取率约40%,远超六成的人没有上大学。我觉得这不妨碍中国人民找到各自的幸福。我弟弟当年也没有上本科,但我觉得他同样会拥有幸福的人生。

无题

最近两周在济南出差,工作异常繁忙。

熟悉济南的人都知道济南有泺源大街,“泺”(luò)几乎是济南的一个专有字。

在济南城西北黄河边,有个地名叫泺口。泺口之前亦称洛口、雒口,《老残游记》中记作“雒口”。我在每周分享第103期提到过日照有一个地名叫“涛雒”,有类似之处,据传是避讳明光宗朱常洛之“洛”改为“雒”。

泺口即是泺河汇入黄河的河口。泺河是济南的护城河,所谓“泺”,我窃自猜想是因为济南城中“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清甜的水流从泉眼里冒出来,声音清脆悦耳,如乐声悠扬。

泺河的水来自济南的泉,最大的当然就是趵突泉,“泺源”也便成了
趵突泉的代称。

济南得名于济水之南,同样因为济水得名的地名还有济源、济阳、济宁。古籍中将江、河、淮、济四条河流并称为“四渎”,如今却早已没有济水了。

近现代有不少人对古济水河道演变进行探究,年代久远,人类与自然不断地在中原土地上推杯换盏,导致现在很少有人分的清楚黄河、大清河、小清河、济水古道的关系。

往期分享

image

领支付宝红包:打开支付宝搜索 726845401

领饿了么红包:0fυィ直文本 e:/$XGzEgR8$~.👉饿了么App👈【快來領外賣紅包,最高20元,人人都有哦~】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