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67期

image
2015年1月2日 忻州·五台山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碎片

句子

我曾经以为日子是过不完的,未来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我就呆在自己的未来,我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真正的变化,我的梦想还像小时候一样遥远,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经不打算实现它了。
——王朔

无题

最近有一个叫司马南的发视频指责莫言,我没能看完。大意是一个莫言粉丝骂了这个司马南,于是他就发视频指责,莫言在文学作品中大量的赞美日本,而且他的主张得到了相当一部分网友跟风。

当然也有很多网友站在莫言一方,不过有相当多的网友回复说“但是他歌颂日本啊”。

我也懒得站队,相信诸位都有自己的判断。

寒山曾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 厌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忍辱负重的美德已经流传了几千年,鲁迅说“弯腰曲背,在中国是一种常态,逆来尚须顺受,顺来自然更当顺受了。所以我们是最能研究人体,顺其自然而用之的人民。脖子最细,发明了砍头;膝关节能弯,发明了下跪;臀部多肉,又不致命,就发明了打屁股。”

如今大家不仅能“忍”,更进化出一种更为高尚的“美德”,擅长在歌功颂德大合唱中揪出那些不和谐的音符,抡圆了棍子穷追猛打。王朔说这类人是“真的墙不敢以头相撞,反而用刀子猛捅纸糊的墙。”

司马南就是真的爱国了吗?他夜里挑灯怀揣着牛角挖出莫言的诸多作品,为的是把“反动作家”关进大牢换回百姓幸福吗?他只不过是出自己一口闷气罢了。在我看来,他是真小人。

看到那些“司马南云亦云”的网友,也毕竟无可奈何,如今在线视频网站上十之八九被阉割的视频,总也得有些欢喜雀跃的受众。

前几日,省厅发布了唐山的后续回应,很多人对“轻伤”表示质疑,因为早有关于当事人死亡的“谣言”在微信群流传,大家最后也搞不清楚,到底谣言是真的,还是辟谣是真的。怎么?这盛世,不是正如你们所愿吗?

“平生所学唯余骨,晚岁为诗欠砍头。”
——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往期分享

image

领支付宝红包:打开支付宝搜索 726845401

领饿了么红包:0fυィ直文本 e:/$XGzEgR8$~.👉饿了么App👈【快來領外賣紅包,最高20元,人人都有哦~】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