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118期

image
2021年7月12日 北京·很夏天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 音乐:二十岁的某一天 – 花粥

碎片

句子

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据说是阿德勒说的,我不大信

论北京对其他城市的降维打击

image

科普和冷知识

拔钗沽酒

唐代诗人元稹,在妻子韦丛死后,写了三封信来表达他的悲痛,这三封信的题目叫做《遣悲怀》,其中有一封是这样写的。

韦丛,

我知道,你是你爸爸最疼爱的女儿。

以前我总调侃你,说你爸疼你的那份儿心,比得上东晋谢安疼他的小侄女——就是嫁给王羲之二儿子的那个。听说有一年冬天下着大雪,谢安跟几个孩子辈的在一起,让他们用诗句形容一下当下的雪花。他大儿子说“撒盐空中差可拟”,而他小侄女对了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让他欢喜,由此格外疼爱小女。可是你爸爸又是为什么那么疼你呢?大概是因为你生来可爱叭。

可惜呀,你一个大干部的女儿,没有选好丈夫,嫁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平之辈,穷得堪比古时的黔娄。你跟我在一起,尽是过了些苦日子。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天气转凉,你总是翻箱倒柜的为我找衣服,说添衣服这件事一刻也迟不得。其实我总共也没有几件像样的衣服,何苦你费那么大力气去找呢。我以前总像个孩子,任性的需要你来照顾,求着你说,媳妇儿啊咱们喝点酒叭。你拔下头上的金钗去换酒钱,买来让我沉醉一夜的酒,换来让我酩酊一生的酸楚。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我还记得咱以前在洛阳的日子,省吃省穿,天天的就跟着我“吃草”,你还说你喜欢吃脆脆的白菜帮子,把嫩叶子让给我吃。我们那时烧饭都不舍得买炭,眼巴巴盼着秋天,院子里那棵大槐树落了叶,我们扫来当柴烧。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媳妇啊,现在咱有钱了。我今天刚刚领了薪水,给你买了些爱吃的零食,还有以前你看上的那件大牌长裙,别舍不得穿,咱有钱。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世间有一种怅然,就是有一天,当你站在镁光灯下,收获了台下的掌声,却发现有一个人缺席。当然,有更多的人,在一个人缺席之后,便倒在暗夜的长街,一醉不起。也有人,在痛饮的酒局末尾,翻起手机里Ta的照片,嘴角微微扬起,眨一眨欲湿的眼眶,叫车回家,闷头就睡。

最近读沈复《浮生六记》,这是一部深受推崇的散文自传。稍有文言功底就能读懂,但我还是强烈建议要买有注释的版本,会对其引用做以解释。有如上面的“拔钗沽酒”,还有“蒹葭倚玉树”,如果没有注释,你也能读懂这些字句的含义,却不知其实是古人常用以作比的典故。

元稹是和白居易并肩的唐代诗人,其“曾经沧海难为水”、“贫贱夫妻百事哀”都是千古名句。我最喜欢他的一句“别后相思隔烟水”。我与远方的你隔着这千万里绵延的高山和将大地裂开的河水,而我与我自己内心对你的思念,也同样隔着一层难以陈说的薄雾。记忆里你的模样渐渐模糊,一点一点地从我颠沛的生活中抽离,如烟飘散,如水流移。

元稹与妻子韦丛相识之前,还有一段初恋,女主叫做崔莺莺。他将这段恋情演绎成《莺莺传》,后成为王实甫《西厢记》的前身。可是现实中的这位“张生”,并未能与崔小姐终成眷属,而是舍弃她取了高官之女韦丛。也许是上天报应,韦丛嫁于他没过几年就英年而逝,让他产生出“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的悲叹。

蒹葭

想必你读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解释为芦苇,没有问题。如果细究起来,“蒹”和“葭”是两种植物,蒹是荻,葭是芦苇。

荻和芦苇本来就让人傻傻分辨不清楚,所以在文学作品里面也常常被混,多数人也不会追究这个到底是蒹,还是葭。我也总是记不住蒹葭二字,到底哪个是荻,哪个是芦苇。

当年白居易在《琵琶行》中说“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说不定他看到的“荻花”其实也是芦苇而已。

我也没有能力给大家讲清楚荻和芦苇的区别,大家实在感兴趣可以去查一查。但是我记得住芦苇的嫩芽是可以吃的,就如苏东坡曾说“蒌蒿遍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他可能觉得蒌蒿、芦芽、河豚,是可以相提并论的美味。

芦苇对我来说本不该陌生。熟悉的朋友都知道我家在的那个村子叫大炮楼,因为抗战时期在村子西面的山上曾经建起日军的炮楼。当时那里是解放区与日军占领区相抵的要塞,我记得小时候姥爷曾经给我讲,当时也只是来了7个日本鬼子的小分队,征用附近村民作为劳工,建成了那座早已不复存在的炮楼。

据载,大炮楼在日本鬼子建炮楼之前,叫大苞芦。起初先民迁居于此,沿河而居,位于起伏丘陵间的洼地,郁郁地生长着大片的芦苇。想我的祖辈,或许都曾见过那秋风乍起、荻花瑟瑟。

image
2015年 iPhone 5s 拍下大炮楼的山间薄雾

吾乡还有个村子叫荻竹涧,相传那里荻竹丛生。荻竹也叫芦竹,不同于荻和芦苇,从这种生物的称呼上就能看出,人们一直都是荻芦难分。

荻竹涧有墨客李宜普,自号荻竹涧山人,作“秋中哭悲咽,水里度残年”之句来形容井蛙,我觉得诗句工整巧妙,如果用此二句来描绘芦苇,也恰到好处。秋天来时,芦苇干枯,在浅水中随风摇曳,又何尝不像是在痛哭呢。

长文章推荐

既然把地动仪删了,麻烦把这些也改改

第一届右手画大赛成功落幕

“能看出这位同学是有练过画画的,但画功一直不是小崽剧场绘画比赛的主要评选标准……”

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丨在这里读懂中国

2019年的时候火了一个词叫做“下沉市场”,那时候的自媒体铺天盖地的都在发相关的文章,而“进击波”早在大半年以前就已经嗅到了这种味道。

视频推荐

世上有几人能活到这短片结束?

这是一个约半小时的镜头,尝试用科学演绎未来,每5秒钟会将速度提到一倍,经过10¹⁰⁰年,带你穿越到时间的尽头。

虽然这只是推断和假想,但这半小时一定也可以震撼到你,视频较长,可以先收藏。

软件应用及资源

足迹(iOS)

这个App可以记录你每天的行动轨迹,适用于热衷于记录生活的人。设想几十年后,你人生中在地图上所有走过的点都会被记录下来,将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这件事本身没有技术含量,难在坚持和及早的开始。

image

往期分享

image

插播一个征婚广告~~

也是受朋友之托。

>_<

女,运营妹,23岁,未婚,身高167cm,体重48KG,山东青岛。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9720401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

青岛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一直没有合适的男朋友。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