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每周分享第90期

image

每周五网站公众号同时发布,
过去一周值得分享的所见所得。

  • 音乐:瓷意千年

碎片

无题

周一这天,网易云音乐的年终总结占满了朋友圈。

其实大家发朋友圈的那一刻也都知道,好友列表里面那些人,绝大多数并不关心你听了哪些歌。

所以你是不是会希望,哪怕有一个人,悄悄地记住了你单曲循环或者TOP1的歌曲,然后等到一个重要的日子,突然放出来给你听。

人间有许多悲伤,
我承担的不是全部,
这样就很好。
——余秀华《这样就很好》

无题

有些人喜欢将农历新年当做新年伊始,有些人习惯将阳历元旦当做新年伊始。选择哪种方式都无可厚非。

我觉得很多人一定都急于跟2020年告别,在一个困难的大环境下,很少有人会事事如意。当然,即便是在那些顺风顺水的年份里,同样有很多人过得不好。

罗翔教授在采访时说,人最大的痛苦,在于无法跨越知道和做到的鸿沟。

说白了,人的欲望可以天马行空,但是往往忽略了我们的能力非常有限。我们即便了解到马云的钱是怎么赚来的,我们也成不了马云。我们知道谨言慎行、张弛有度才能成为被人尊敬的人,但是我们总是把事情搞砸。我们知道相互礼让才能构建和谐社会,但是大家上个电梯都不愿意排队。

活着的道理大家都懂,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

我愿大家都充满希望,就像一只小羊咩咩,即便躲不过成为羊肉串的命运,依然要笑着迎接这个世界!

image

我在过去的12个月里,每月挑了一张照片,也算是对2020年的总结罢。

1月,楼下执勤的城管大哥捡到了我的证件,我提着锦旗去执法队,作为人民群众与他们留影。

image

2月,疫情期间返京,空荡荡的大兴机场。

image

3月,复工,工位上的日历还停在1月21日。

image

4月,和朋友醉酒的夜晚,第二天发现手机里面一些奇奇怪怪失焦的照片。

image

5月,染了蓝头发,这件事承包了周围的人跟我一整年的话题。

image

6月,部门全员大会,有个同事跟另一个同事讲,前面有人染了绿色的头发,后来她发现这个人是我。

image

7月,吕经理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成为了我一直用到现在的微信头像。

image

4月的时候发微博说,想去夏天的海边,烤几个生蚝喝一杯啤酒。在8月,如愿以偿。

image

9月,秋天像极了秋天该有的样子。

image

10月,姥姥的院子杂草丛生,长辈开始衰老,而我依旧没有长大成家,积攒为我下半年的焦虑。

image

11月,从北京的冬天逃离去看日落,远离生活的琐事之后,终究还要回来。

image

12月,年底聚餐变多,北京疫情反复,事情看起来很多,手机里面的照片却也平平淡淡,只是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

image

我煞有介事的做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年终总结,你们看,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普普通通的一年。就像雨季河里的一滴水,把我扔在这个星球的历史中,便瞬间会被淹没于人海茫茫。

科普和冷知识

赛博朋克

我在每周分享第79期解释过什么是赛博朋克。我又听到了一个新的解释。

上世纪著名的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提出一个叫做“电梯效应”的概念,来表示作家在科幻创作时的局限性。举例来说,现在有一个在电梯发明以前的科幻作家,他的作品里设想人类未来都会住在摩天大楼里面,但是因为爬楼很辛苦,只有穷人会住在高层,而且很多人住在楼上很久都不会下楼,这样一栋大楼里面可能就有一个完整的社会,人们在里面生活、工作、成长。这位作家可以打开脑洞尽情想象,但是因为某些局限,他并没有设想出有“电梯”这种东西。等到他写完这部精彩的小说,电梯发明了,这时候,或许他的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

我们以前还会常说“蒸汽朋克”这个词,这就是电梯效应的典型代表。在科幻作品里面出现的场景都是以蒸汽机为动力的,即便我们现在知道除了蒸汽机以外,我们还可以用电、用光……但是科幻作者用古老的蒸汽机去设想未来世界,这种创作就变的荒诞而朋克。

所以,赛博朋克大家也可以去理解,我们关于未来的所有想象,都是被圈囿在当下信息化的背景之下。

如来拈花

在一次说法会上,有人将一枝金波罗花献给佛祖,请佛祖说法以惠众生。但佛祖一反往日说法形式,而是一言不发,拈起花来。众弟子看后,无人领会佛祖深意,突然迦叶破颜微笑。佛祖见此,便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咐嘱摩诃迦叶。”

佛祖就是这样把真谛,也就是“心印”传给了迦叶。摩诃迦叶成为禅宗的初祖。

北师大郭继承教授谈到对“如来拈花”的理解,说为什么佛祖一拈、迦叶一笑,这之间就传递了真谛呢?这是西方哲学黑格尔所不能理解的,因为西方哲学里面,不管是罗素还是维特根斯坦,他们都是在讲语言哲学。语言是沟通的中介,所有的逻辑、辩证、思想的表达都建立在语言之上。但是语言一旦说了出来,就成为了限制。《妙法莲华经》中讲到“吾法妙难思,止止不须说”也是这个道理。用语言去呈现真理的时候,语言就会遮蔽真理。

后来的海德格尔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海德格尔的哲学就在于解决一个问题,把被语言所遮蔽的真理呈现出来。

不知道上面说的大家明白了没有,作家陈染说过一句话,我觉得也是这个意思:

我一直以为,人的背影是一种无声的语言,而语言本身实在是多余之物。

长文章推荐

打工人、内卷……流行语背后是自嘲、焦虑,也是对改革的期待

上周在线家教学霸君暴雷,很多家长面临退钱无门。如今,这似乎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件了,从小黄车退押金难,到蛋壳公寓租金难……而这些进入公众视野的企业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直到现在,我们依旧没有一套完善的机制,能够给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预警,告诉大家哪些公司是有风险的,甚至也没有一套机制来监管企业,让他们避免财务造假、做合理的风控。

某卫视的跨年晚会,拼多多发了几亿元的红包,主持人扯破了嗓子在喊。那些红包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没有人来管管。

所有打工人都是被宰割的韭菜,总有一桩事能够落到你头上。作为官媒的半月谈开始发声,希望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美好的将来。

惟愿山河锦绣,国泰民安。
惟愿和顺致祥,幸福美满。

软件应用及资源

写作猫

一个把AI应用于写作的在线写作工具,会对文章中的错别字、使用不当的词语进行智能纠错。

迅捷画图

在线创建流程图、思维导图,类似ProcessOn。

BrowserTime

一个Chrome浏览器的插件,可以分析你浏览器的历史记录,看看你网上冲浪的时间都花在了哪些网站上。

Hotpot Tools

这个网站提供了给老照片修复、上色,抠图,加滤镜等工具。我试了试,修复的时候脸都变形了,效果还行但难以完美。

image

电影

台词

一切都甩给90年儿了,成不成?

1991年的春节前夕,黄健中执导的电影《过年》上映,这部电影场景简单,讲了东北一家五个儿女回家过年的故事。其中扮演大女婿的葛优在电影里面说,一切都甩给90年儿了,成不成?现在我们也把一切甩给20年了,行不行?

image
《过年》 中国 1991

image
老两口由赵丽蓉和李保田扮演

大儿子六小龄童、儿媳丁嘉丽

这两位不用解释了,丁嘉丽还曾是孙红雷在巩俐之前的女朋友。那时候丁嘉丽已经40岁,29岁的孙红雷啥也不是。

二儿子胡亚捷、女友谭小燕

这两个人可能名气不是很大,不过胡亚捷是电视剧专业户,肯定也是眼熟脸。

三儿子梁天、女友马晓晴

关于马晓晴:《影人:马晓晴,一个太陌生的名字》

大女儿王丽云、女婿葛优

爱看电视剧的可能会觉得王丽云面熟,她丈夫是《西游记》金角大仙,女儿是《非诚勿扰》里面葛优相亲那个性冷淡。

二女儿史兰芽、女婿申军谊

史兰芽是《亮剑》李云龙的老婆。申军谊也曾是活跃的电视剧专业户。

好了,愿这个即将到来的新年是你来年记起来的好的往年。

2020年,再见。

往期分享

image

插播一个征婚广告~~

也是受朋友之托。

>_<

女,运营妹,23岁,未婚,身高167cm,体重48KG,山东青岛。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9720401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

青岛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一直没有合适的男朋友。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您的赞助将会鼓励作者技术文章创作以及支持本站运维。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