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Monthly Archives } 七月 2006

我是不是快死了

我是不是快死了 当臭虫爬上我的颊 我轻声地问自己 死亡像一个水柔的女人 把一朵红玫瑰 扎在我胸口 我看见顺着花 […]

半夜三点的打油诗

舞动的长发别样的文章 寂寞的夜我爱上谁的螳螂 别离的空想年月的猖狂 梦里出现 伸长翅膀的新娘 五道口的衣裳,眼 […]


TOP